从0到1600亿,她只用了短短7年,席卷整个风投圈

2018-03-28 11:42 来源:青年创业网

她出生于投行世家,却不愿意活在父亲的阴影下,此后远赴重洋,相继在哥伦比亚、斯坦福求学,直到认识徐小平才开启天使投资人的生涯。此后短短7年,她陆续投出蜜芽、小红书、依图、出门问问等十多个独角兽公司,她就是真格基金合伙人兼CEO,方爱之。

打铁还需自身硬

毫无疑问,方爱之是个星二代。父亲方风雷是我国著名的投资银行家,高盛高华、厚朴基金的董事长,1993年就参与筹建我国第一家投资银行中金公司。

得益于父亲在投行圈的声望,方爱之从小就拥有别人无法比拟的光环。她18岁考入美国名校哥伦比亚经济系,22岁进入斯坦福就读MBA。

不过,光环的背后是付出,更是委屈,“要想人前显贵,就得人后受罪。”你想啊,在国外,谁关心你父亲是谁啊,再说说出来了有几个人认识呢?

毕业前夕,方爱之争取到高盛和摩根大通两家公司的面试机会。没有想到,尽管方风雷和高盛渊源深厚,方爱之还是在第四轮面试被淘汰了。

好在东方不亮西方亮,最后她进了摩根大通投行部。

但是,干的都是最基础的工作,就是日复一日的校稿、校稿、校稿。几百页的文件要一个字一个字核对,多一个空格,都会被骂个狗血喷头。

最变态的是,老板总是在下班前提出修改意见,而且要求她必须在第二天9点上班前将新文件摆在办公室桌上。整整2年,方爱之没有在凌晨1点之前离开过公司。

不过,正是那种严厉到近乎变态的工作流程让方爱之很快就洗尽铅华,迅速从初级分析师变成投行界精英。

2年后,她被通用电气看中,被派往大陆参与大中华区的业务发展及并购。

期间,方爱之接触到了能源、环境、医疗、健康、消费、金融服务等30多个行业的100多位负责人,一举构建了日后的人脉圈。

阴差阳错

就在方爱之在通用电气纵横四海的时候,中国好教师徐小平已经完成了原始积累,他辞去新东方所有的职务,开始追求新的生活,“不能在新东方浇水,就去全社会下雨。”

2010年,他与王强联合成立真格基金,“聚一批最优秀的投资团队,更加专业有效地给创业的年轻人提供服务。”

不过,徐老师是学音乐出身,天生感性,易冲动,动不动就被创业者的理想、情怀感动得热泪盈眶。

你想啊,创业圈子的水多深啊,凡是能说会道的不是骗子就是骗子他爹。

所以,徐小平最初所投的80个项目中,除了世纪佳缘、聚美优品成功外,其它的基本都胎死腹中。

最典型的是一个电子杂志的项目。

当时,一位浙江小伙找到徐小平,只见那小伙一米八十多,仪表堂堂,更是口吐莲花,一直聊到徐小平热血沸腾,“电子杂志可以媲美Facebook。”

估计他自己都不信,但是,徐小平却信了。但是钱一到位就再也没有下文。

好在好朋友王强很清醒,“必须找专业人士,帮助理顺思路。”

于是,2011年在香格里拉酒店大堂,28岁的方爱之见到了徐小平。

哥伦比亚经济学本科,斯坦福MBA,摩根大通分析师,斯坦福大学的学生会主席......徐小平还看完简历,立刻一拍大腿,“就你了!”

不过,方爱之却很犹豫。因为她感觉彼此差距太大,“一个习惯了看财务数据,一个习惯了看人。”

后来还是股东沈南鹏给她吃了颗定心丸,“徐小平就有一块金子招牌,能够吸引到大量优秀创业者,比你到处找项目省力多了。”

蜕变,蜕变,蜕变

沈南鹏没有说错,从加入的第一天开始,方爱之邮箱里收到的商业计划书就没有间断过。刚开始是每天30封,很快就变成50封,高峰时一度达到每天200封。

徐小平要求她每封邮件必回,“我们要真正地帮助创业者,没通过的也要给他们提建议。”

天啦,光看完100多封商业计划书就需要四、五个小时,一天不用干活光回邮件了!

“其他先不用看,直接翻到创始团队那一页。”

“不研究赛道?不看数据?不分析商业模式?”

方爱之完全疯了,她感觉自己进入了一条死胡同,“似乎以前的一切都是错的。”

而且,来真格的都是一些草根创业者。很多人连大学都没有上过,他们江湖,他们天马行空,他们根本不懂什么估值模型,根本听不懂方爱之说的专业术语。

很长一段时间,方爱之感觉真格与她格格不入,她甚至怀疑自己的留学生涯是否值得?要不就到中国的大学回回炉,接接地气?

转机出现在2013年。

这一年,一位叫刘楠的创业者找到徐小平。刘楠是北大新闻系毕业的,当时在淘宝上开了一家“蜜芽宝贝”的母婴店,徐小平对其评价很高。

“不就是代理日本的花王纸尿裤吗?太没有技术含量了。”方爱之研究了其财务数据后不以为然。

不过,等到方爱之见到刘楠本人,才明白徐小平赞不绝口的原因,“不管刘楠说什么,你都会觉得她的想法特别棒。”此后聊了不到15分钟,方爱之就决定投资。

果然,凭着正品+闪购的特色,蜜芽宝贝很快脱颖而出,上线当月成交额就超过千万,一年后月成交额突破1个亿,如今已经成长估值过100亿的独角兽。

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从此,方爱之把重点放在了琢磨创始团队上,并把“看人”总结为三条原则,“学习能力”、“行业经历”和“影响力”。

首先就是学习能力必须强。互联网时代信息更新迭代非常快,一个没有学习能力,只能按图索骥的创始人注定走不远,“因为他永远只能模仿,无法超越。”

其次就是行业经历必须丰富。创业公司都是九死一生,能够越过2.5年生存期的公司,创始人往往具有敏锐的市场感觉,“市场感觉的背后就是行业经验。”

最后就是必须有影响力。一个创始人有影响力,就可以与人谈理想、谈情怀,就能把高手忽悠过来,人家甘愿抛弃工资、期权、股票过来投奔。

2011年方爱之每周要看15-20个项目,一年下来,她看过1000多个项目,从此功力大涨。

2012年以后,随着人工智能、无人驾驶、云计算等技术的发展,尤其国内“双创”的火爆,大批海归回国创业,方爱之的留学优势就体现了出来,“没有她不认识的,没有不认识她的。”

2013年底,方爱之遇到李志飞,当时,李志飞还在谷歌工作。谈了10分钟,方爱之当即打了3个标签,“科学家”、“人机交互行业深耕者”“个人魅力强大”。

所以,尽管“出门问问”还只是一个微信公众号,方爱之就决定投500万。目前,出门问问估值已经超过10亿美元。

“有好东西”的创始人陈郢是哈佛商学院贝克学者奖得主,曾供职于贝恩资本。方爱之又是果断出手,帮助陈郢从早期农村电商切入生鲜农产品电商。

如今,有好东西已经完成2000万美元的新一轮融资,估计超过5亿美元。

选择“零零无限”完全就是因为王孟秋。是梅隆大学计算机硕士、斯坦福大学计算机博士、Facebook数据科学家等头衔吸引了方爱之,“牛人能找到趋势,引领趋势。”

最有意思的是投资小红书。

创始人毛文超最初做的不是跨境电商,是旅游产品,而毛文超没有旅行方面的从业经验,方爱之依旧投了,“从毛文超眼睛里读出对成功的渴望”。

果然,后来毛文超切如跨境电商行业后,很快就上了轨道,小红书如今已跻身独角兽行列。

相互补台,好戏连台

从成立的 8 年时间里,真格累计投出聚美优品、世纪佳缘、兰亭集势、一起作业、找钢网、大姨吗、蜜芽宝贝、51Talk等14只独角兽,已经把偶然变成了一种必然,而方爱之正是其中的关键人物。

在真格,你会看到截然相反的两个人物,徐小平浪漫、感性、激情四射,而方爱之理智、自律、井井有条。

徐小平的长处是“相面”。当年,易到周航带了一大堆材料来见他,徐小平却一页纸也没翻,仅认为周航目光炯炯有神就决定要投。

而方爱之最有价值的工作就是将徐小平那套天马行空的直觉具体化,“让它可执行、可复制,成为真格整个团队的共同财富。”

在她的要求下,徐小平逐个复述了对近100个创业者的取舍过程,方爱之总结出包括领导力、决策力、视野等在内的13条考评因素,每条10分。

“总分130,如果总分能达110分的创业者,一定要抓住。”如今,这也成了真格投资的黄金法则。

徐小平在一次会议上提出要让每个人都有决策权,仅仅三天后,方爱之就创设了一套激励机制,“根据职级划分,每个人都有100万到700万不等的份额,可以亲自拍板投项目。”

正是在方爱之的带动下,真格在创业者中尤其是在美国留学生群体拥有极高的口碑,留学圈、斯坦福校友圈、天使圈遂成了方爱之接触优秀创业者的利器。

真格在硅谷的帕拉奥托巷子有一栋褐色的二层小楼, 每隔一段时间,方爱之就会飞过去,邀请一帮工程师、投资人聊天,做分享。

2014年秋天,方爱之决定挖美国一家基金公司的刘元。刘元是地道的学霸,方爱之一眼就相中了。

在美国逗留期间,方爱之每个早晨都会发信息问:“你考虑好了吗?还有什么顾虑?”

回到北京的早晨,方爱之8点不到赶到酒店等刘元。电梯门打开,刘元远远看到方爱之站在大堂里,“六七个月的身孕,肚子已经很明显”。一瞬间,刘元当即决定加入真格。

方爱之精力旺盛,对项目问询微信基本都是有问必回,而且雷厉风行。有项目方上午刚刚见到方爱之,她当场就帮他约了一位一线基金老大,并将会面安排在当天下午。

如今,方爱之旗下管理的天使基金规模已经突破50亿,即将迈入100亿俱乐部。成立7年来,先后投资了300多个项目,所投企业估值超过1600亿。

未来一定属于她,因为她刚刚35岁。

申明:本站所有标明出处稿件均来至互联网,所转载内容及图片只为传播信息无任何商业目的,若涉版权及侵权问题可联系我们处理,投稿删稿联系邮箱:398879136@qq.com  青年创业网首页http://www.siaaa.com  创业投资有风险请谨慎操作

好项目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