袜子学徒工逆袭创业,60年炼就匠人企业家

2018-03-14 09:27 来源:青年创业网

袜子狂人亲述极致创业路:一生只做好一件事就算成功了。

Tabio(靴下屋)创始人越智直正

一辈子只做一件事,把一件事做到极致。这样的匠人不多,用匠人精神来经营企业的可能更少。

越智直正就是一位匠人企业家。他初中毕业,当了13年学徒后,终于创立了自己的袜子企业Tabio。在袜子行业浸淫60余载。

Tabio(靴下屋)的销量在日本名列前茅,每年推出3000~4000种袜子。在英国、法国、中国也设有门店。Tabio的价格不便宜,普通短袜约45元人民币一双。

Tabio的足球五指袜,约128元人民币一双

Tabio是为数不多只生产袜子的企业,并且始终坚持在日本生产。这两大经营战略带来的最大优势就是高品质。越智直正认为,“能在细节上领先竞争对手是我们的生存之道。”在袜子制造过程中,即使用了相同的机器,丝线的悬挂方式或者针织的排列方法等微小变化也会造成产品质量的千差万别。这些微妙的技巧在其他国家或地区很难准确、高效地传达。日积月累,细小的差距就会使生产出的袜子在品质上有很大的不同。

除了高品质,Tabio在上世纪80年代就利用计算机技术,将分散的门店、合作工厂、Tabio总部以及物流中心互相连接,形成了一个店铺销售信息、工厂生产情况与物流库存信息实时共享的管理平台。用销售数据影响生产策略,打造出了灵活、柔性的供应链。

在《一生一事》这本书中,越智直正讲述了自己的袜子人生。

我叫越智直正,1939年出生,家中有11个孩子。初中时,我的父亲就去世了。15岁初中毕业没多久,我只身一人来到大阪,在袜子批发商店做学徒。28岁时我创立了一家叫做Tabio的企业。

我致力袜子行业已经超过60年了,不过请大家还是把我当成袜子店里一名普通大叔就好。

我一生无论白天还是黑夜脑子里想的都是袜子,事业有过巅峰也有过低谷。如今我已经78岁,如果别人问我过得怎么样,我认为能够一直从事自己痴迷的工作本身就是一件幸福的事。

越智直正

素直的生活

为什么我非要做袜子呢?说实话,但凡我有别的才能是不会去做袜子的。如果我能读到高中毕业,我就不会从事袜子工作;如果我长得仪表堂堂就会去当电影演员;如果我嗓子好的话就会去当歌手……可是自从遇到了袜子,在之后几十年的时间里我都一直在与袜子打交道,因为我实在没有其他的谋生之道。

其实不是你选择了做什么工作,而是工作选择了你。我要做出全世界最好的袜子,这是我在学徒时期设定的目标,别的事情我都不会放在心上。我的人生就好像一株盆栽,只能在这小小的花盆里用尽全力生长。

Tabio门店

我想大家一定都有过这样的体验:做了一夜的工作,不知不觉已经天亮了,这时才发现自己还没有吃饭。这就是一种素直的状态,这时候的自己已经和天地融为一体,完全忘却了自我。

所谓素直就是一种天真烂漫、思想单纯的状态。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那些被载入史册的伟大人物都有各自的目标,他们始终心无杂念朝着既定的目标不断奋勇前进。

不打价格战也能获利

很多人认为只要是销售产品,打价格战就是无可避免的事情。但是Tabio没有参加这种毫无意义的竞争也获得了消费者的青睐。为什么我们不打价格战也能获利?因为我坚信在战场上需要“霸道”,而企业在经营过程中更需要的是“王道”。

如果竞争者通过权谋、竞争尝到了胜利的甜头,那么他们往往走上“霸道”之路,但其实做生意是离不开“王道”的。所谓“王道”就是用我们的德行、仁义去管理企业。

从20世纪70年代开始,袜子业掀起了猛烈的价格风暴。之前的袜子都是以单双为单位进行销售,但“1000日元3双”这种销售模式在很短的时间内快速蔓延开来。那个时候与我们合作的经销商和我们的营销人员也觉得应该像其他企业那样销售“1000日元3双”的袜子,这样可以使营业额在短时间内大幅提升。但是我坚决不同意。

我很严肃地告诉大家这种廉价袜子不应该成为我们的销售主力品,这是一场没有任何意义的价格战。但依然没有用。最后我夸下海口说,我一点也不会留恋一家只做廉价品的企业,我要创立新型企业,只生产正价的高品质袜子。

Tabio(靴下屋)产品图

虽然在那之后的几年里“1000日元3双”的袜子依旧很畅销,但参与其中的企业也陷入了一场消耗战。一些生产商一边严控自家袜子的生产质量,一边又在批发给零售商时大打价格战,很快就陷入了赤字,最后有很多企业在这场价格战中也走向了破产。如果那个时候我们企业也随波逐流参与到价格战中,结果可想而知。

大概整整两年时间,市场中充斥着品质低劣的袜子。当人们重新意识到品质的重要时,订单就像潮水一样向我们涌来。在大部分同行都不重视品质而只追求低价的年代,我们并没有随波逐流而是将对品质的追求贯彻到底。

对于Tabio来说,“王道”就是用合适的价格向消费者提供更高品质的袜子。从一开始我就没有想过用“武力”与“权谋之术”去打倒生意场上的任何竞争对手,更不会伤害那些实力比我们还弱的小企业。

被误认为一家IT企业

我有一个重要的经营准则——不生产滞销的产品。在只能卖出1000双袜子的情况下,我们却生产了3000双,这就是浪费。但如何才能根据销售状况来确定生产呢?

大约在1974年的时候,我意识到,知识密集型产业跨越式发展给了我们机会。

那时计算机刚刚兴起,我想把这项技术应用到我们企业的管理上,这样就可以很方便地知道每家店铺的营业额、畅销品、销售量等信息。但在当时,我问了几乎所有的人,都不知道在哪里可以买到计算机。最后大费周章才终于采买到。

只要我们引入一套系统,所销售产品的数据就会按照不同的颜色自动进行汇总,之后我们可以将数据传送到合作的工厂,销售和生产同时进行。比如我们可以知道昨天卖了多少双什么颜色的袜子,然后将这些信息立刻传送到工厂,工厂也可以根据这些数据改变自己的生产策略,这才是知识密集型产业的发展方向。

Tabio(靴下屋)的管理系统

上世纪八十年代,我们着手组建了自己的生产销售管理体系。通过计算机网络,我们将分散的店铺、为我们生产袜子的合作工厂、Tabio总部以及物流中心互相连接,形成了一个店铺销售信息与物流库存信息可以实时共享的管理平台。最快的时候,仅需1-2天就可以把新生产的产品陈列到店铺的货架上。

我们开发的这套管理系统在行业内得到了一致好评,甚至有一段时间我们被大家误认为是一家IT企业。

Tabio(靴下屋)网站

创业以来,每一个日夜我都是伴着工作度过的。我那个时候真的没有时间顾及家庭。我在41岁时才第一次和家人一起爬山,在那之前从来没有和家人出过远门。

我是一个只有初中文化的半文盲,很难想象能取得今天这样的成就。经常有人说经营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但我觉得说这种话的人一定很迂腐。哪怕是个傻子也知道该如何经营一家公司,因为经营真的很简单,就像我们活着这么简单。

“经营”这个词出自佛教用语。当我们去寺庙体验坐禅的时候,主持的和尚会用木棒敲打你的肩膀,提醒我们要好好经营自己。所谓经营就是探索我们自己人生的奥秘,我们探索自己的人生就是经营。

附:越智直正学徒时代积累的生意经

◇合格品与残次品虽然看起来差不多,但终归还是不同。合格品能带来利益,而残次品只会造成亏损。

◇我们遇到问题时首先要动脑筋想一想,然后再去付诸行动。钱是解决问题的最后途径,只要有钱谁都可以把事情做成。

◇千万别忘了有30%的消费者会去购买品质上等的袜子,还有30%的消费者会去购买价格低廉的袜子,剩下40%的消费者总是摇摆不定。

◇赚钱的秘诀在于把穷人当富人,把富人当作穷人。

◇做生意就像滚雪球一样,把基础部分打牢之后要做的就是慢慢滚动了。

◇做生意赚不到钱是非常可耻的事情。

申明:本站所有标明出处稿件均来至互联网,所转载内容及图片只为传播信息无任何商业目的,若涉版权及侵权问题可联系我们处理,投稿删稿联系邮箱:398879136@qq.com  青年创业网首页http://www.siaaa.com  创业投资有风险请谨慎操作

好项目推荐